热搜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历史

杭州湾湿地公园随笔

2019年04月11日 栏目:历史

在喧嚣的城市生活久了,呼吸就会不由自主地慢下来,略带一丝沉重的压抑。这个时候,若能去一处充满野趣的悠闲之地放飞心情,无疑是件开心的事。杭州湾

在喧嚣的城市生活久了,呼吸就会不由自主地慢下来,略带一丝沉重的压抑。这个时候,若能去一处充满野趣的悠闲之地放飞心情,无疑是件开心的事。杭州湾湿地公园,就这样以静谧之态等待我的到来。

踏着初冬的阳光,来到位于杭州湾跨海大桥西侧的湿地公园,迎面而来的是这个季节特有的寂寥气息。湛蓝的天空下,每一棵树都沉默不语,它们把心事藏得很深,让我确信,内敛是一种多么高贵的气质。有零星的花朵不甘就这样退出时光的舞台,在野草丛中努力姹紫嫣红,但总归势单力薄,成不了气候。多的,还是芦苇,大片大片的,很纤细的枝干,带着临水照花的羞涩。湿地公园,要的也就是这份原生态的美。

缓步而行,你可以把自己想成一只鸟——这里有180余种珍稀鸟类,是候鸟们从西伯利亚迁徒至澳大利亚的重要中转站。也可以把自己幻化成河边的那一丛芦苇,“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。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”,彼岸有爱,思念有迹,只是当光阴让你的青丝变成白雪,这样的等待又会疼痛哪一颗柔软的心?

看九曲回廊,木板铺就,踩上去,比那冰冷的水泥地要亲切多了。河流静静地,在阳光下泛着细碎的金波,各种我叫不出名字的水生植物,不管是即将枯萎,还是依然郁葱,对结局都显得很淡定。拾级而下,眼前是湿地植物园的玻璃廊道,曲径通幽处,是透明的玻璃壁里游动的鱼儿,色彩斑斓,让人恍惚有误入水晶宫的错觉。从岸上看,这是一片平静的水域,没想到进入,却暗有玄机幼儿园园长证
。只是对那鱼儿来说,看似自由畅游,实际上不过是换一个牢笼罢了。当然,单纯从景来说,倒也别致。

茅草搭的凉亭,木结构的小屋,一往无际的原野,清新的空气,还有那随处可见的小河鳙鱼报价
,这是湿地公园的一条条血脉,让这块土地充满了生机。满眼满怀的荒草,按照自己的方式走过春夏秋冬。人生一世,草木一秋,明年花依旧红,草依旧绿,只是那花还会是原来的那朵吗?就像我们人一样,即便真有轮回,来世的你不会是今生的你,今生的我也不可能是来世的那个我,这就注定了我们只能相遇一次,倘若错过,便是永远。境随心转,忽觉得眼前的一草一木是那么的可爱,值得我好好珍惜。

“这是睡莲,白天开花,晚上合拢,所以又称花中睡美人。”年轻的导游在作介绍。

睡莲,很优雅的名字,只是这花中睡美人一旦离开水超过一小时,就会失去开花的能力。何止是睡莲,天地万物同样如此,谁又能离得了干净的水源滋润?

目光落在一池枯败的荷叶上,唤醒我记忆中的某一个夏日午后,天下着雨,我和好友一起去湖边赏荷。看晶莹的雨珠在碧绿的荷叶上滚来滚去,娇嫩的花朵若隐若现,和你玩捉迷藏的游戏。那份浪漫和诗意,从此就留在我的生命里挥之不去。

回首,换一个角度看,残荷与水中的倒影构成了一幅意味深长的画面。

坐船去,沿着长长的河道前行。

岸两边依然是密密麻麻的芦苇,颇有“青纱帐”的味道。我发现公园里的芦苇有好几个品种,其中有一种芦花特别漂亮,像白色的羽毛,轻盈、灵动,特别是被光线萦绕时,那迷人的妖娆之姿很容易让人产生幻觉。

不时有野鸭和水鸟从清澈的水面一掠而过,只是不知道是中华秋沙鸭呢还是斑嘴鸭?可惜传说中的白鹤齐舞场景没有遇上,倒是同行者有人一声大吼,芦苇荡里惊起黑鸦鸦一片,少说也有数百只鸟吧,很是壮观。果真是鸟的天堂,名不虚传。

湿地湿地,一个湿字,就点明了此地与他地的不同之处。这里有塘有河有港有湖,纵横交错,四通八达,与大大小小的渚组成独特的景观,使之植物、鸟类、鱼类和人类能和谐共处。我相信,这也是大自然喜欢的生存方式。现在,有太多的土地被冰冷的钢筋水泥所压迫,有太多的资源被人类的贪婪所掠夺,地球已不堪重负,我们是不是应该放慢发展的脚步,不要以污染环境为代价去获取财富?我们以及我们的子孙后代,需要青山绿水蓝天,需要没有污染的水和空气,需要更多像这种具有去污功能的湿地,来舒展日益僵硬的灵魂。

上岸了,眼前是茫茫的芦苇海,一条石板路蜿蜒其中涕灭威批发
。走过去,远远地,看到河对岸有一群麋鹿在嬉戏,它们抬起头,好奇地看着我们。一道竹栅栏一条小河隔开了彼此的距离,也许在它们的眼里,我们也是一群奇怪的物种吧。卞之琳的《断章》诗里就有“你站在桥上看风景,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”之句,现在我把它改成“我们站在河边看麋鹿,麋鹿在对岸看我们”,到底谁比谁更傻?不由一笑。

刚下了船,现又坐上了车,这湿地公园实在是大,听说总规则面积有43.5平方公里,现在向公众开放的只有4.3平方公里,才十分之一呢。若用脚丈量,没一天半日的根本走不完。

车游了一条芦苇花径,又继续下车行走。原来我们是绕到芦苇海的另一边来了,长长的木板道弯弯曲曲,望不到尽头。走在这里,你会发现尘世的烦恼像头上的那一朵浮云,遮不住天空的高远,还有什么放不下的?此刻,我只享受这份纯粹的快乐。

倚着木栏杆遥望,我知道,这不是湿地公园美的季节。当春风吹绿江南,这里必是芳草萋萋,花团锦簇,青色的芦苇与展翅的飞鸟相互呼应。烈日炎炎的盛夏,荷花与睡莲各领风骚,莲叶田田,诱惑着鸟儿们一次次起飞又降落。还有大片大片的薰衣草,紫色的,粉红色的,那简直是视觉的盛宴。秋熟了,夕阳下,缤纷的落英里,岁月沧桑渐渐远去,只剩下人世间初的纯净。

“走吧,春天的时候再来。”

当我转身,一颗愿望的种子已洒在心田,它将和这块湿地一起,等待梦的发芽。